花娃娃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句江澄好话没说过,一篇江澄同人没写过,甚至开文扒过虞夫人的我为什么成了毛口中的江澄毒唯。反正我文就这样写的,理智粉觉得哪我说的没道理愿意来看来讨论我都欢迎,要是礼貌我也不会骂你。有什么疑问评论我都第一时间正面回复。我什么态度什么观点文里写的明明白白,小说片段我也截了,我没空刻意抹黑任何角色,如果对角色态度不好说角色的缺点的文我从来从来没打过任何一个角色tag,你们非要看非要骂非要无理取闹我也真的没办法┐(─__─)┌还有什么粉只在温家角度???我扒金夫人在金家所有人角度看,扒江姑娘虞夫人在江家所有人角度你们都选择无视??我和聂大观点一致,聂大也在温家角度了??我还真不是在温家角度,只是在正常人角度。

我发现md真的好神奇,每当我打算佛系产粮不怼人的时候,就总有那么些很搞笑的毛过来,让你不得不怼,花娃娃不佛了,继续快乐怼毛

当你遇上一个翻墙的傻逼莲藕粉,它们的言辞就是今日快乐源泉

北雁南飞(十四)

被疯狗咬了的我继续更文,cp是没头哥哥组,这是一个与豪门公子相爱却惨遭恶毒婆婆和刻薄小姑子刁难的悲伤的故事。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魏无羡和江澄部分对话,温晁出场,温情身世待遇皆源于原文。(所以wq粉慎入)

  其实儿子刚出门温若寒就觉得不对劲了,他是来反对儿子和聂明玦的,要坚定立场,不能被夸了一通就跟着跑了。但是像他这种自诩高冷之人,言出必行,既然说不追究那便是不追究,要是当场反悔叫温旭回来,有失一宗之主风范。所以这几天他处理完宗务就在等,等温旭轻轻扣响自己的门,和往常一样蹲下身,掰皮说馅的把事情解释清楚,再好言好语的把他哄开心,直到父子俩相视一笑,这事才算完。

     温若寒相信这次温旭也会来,于是便让人备好了茶水点心,哪都不去,就坐在屋里等儿子。

    第一天,温旭没来。

    温若寒有耐心,沉住气继续等。

    第二天还是没动静…

    直到第七天,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把温晁叫过来,“你哥哥呢?”

    温晁忽闪着一双大眼睛:“他去清河找聂……商量这次清谈会的事了。”末了还补充了一句:“特意嘱咐我不让告诉您。”

     被抛弃的年轻父亲脸上神色难测,只冷冷的哼了一声,心里却突然升起一股凄凉之感:你挑谁不好,为什么非挑聂明玦…你爹养你可不容易,你心里可不能只有聂明玦……

      他这样胡思乱想,连碗里的汤凉透了也没发觉。

      温家的清谈会场面一贯搞的很大,这又是温家大公子温旭亲自举办的第一场清谈会,更是意义不凡,仙门百家如约到场,弟子都整齐排列在广场上。

       魏无羡也在其中,他本就是闲不下来的性子,忽听宴席那边一片吵闹,问江澄:“他们家办个清谈会怎么这么能折腾,天天都有戏。今天又怎么回事?”        
      江澄道:“还能怎么回事,是温若寒当着四大家族宗主的面把一身他年轻的穿过的炎阳烈焰袍披在了大儿子身上。”他顿了顿,又补充几句:“是宗主的级别,岐山温氏是认定了少主了。”

       魏无羡不屑一顾,“意料之中的事有什么好稀奇的?不过温家大公子我见过,只记得宛如一个温柔美人…”他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江澄却难得没有骂他,微一低头,便看见自己手上刻着九瓣莲花纹的弓箭,也是好弓,但比不上魏无羡的以白犀为角,当时阿爹就只给了他一个人,阿爹总是这样,有什么好东西总是先想着魏无羡…他心里很难过,盼着什么时候阿爹也能对自己这般好…想到这,他似被烫了一下,猛的摇了摇头,去捂还在絮絮叨叨的魏无羡的嘴,边捂边啐道:“乱说什么,仙门仙子你挑个遍?你以为自己是楷模吗?!”魏无羡想了想,奇怪地道:“是啊。我不就是吗?”“魏无羡!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鼓响三声,本该是各家修士按次序入场,清河聂氏的大公子聂明玦腰杆挺的笔直,气宇轩昂,清河修士皆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手按刀柄,一副志在必得之态。本来众志成城誓要大显身手,却被拦住了。

      拦他们的是一波温家修士,为首的是个少年,趾高气扬,英俊中透着几分油腻。此人正是岐山温氏家主最幼一子,温晁。  

      温晁颇爱抛头露面,不少场合都要在众家之前显摆一番,因此,他的容貌众人并不陌生。他身后一左一右侍立着两人。左是一名身姿婀娜的明艳少女,柳眉大眼,红唇如火,美中不足的是嘴皮上方有一粒黑痣,生得太不是位置,总教人想抠下来。右则是一名看上去二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高身阔肩,神色漠然,气势冷沉。温晁站在自家修士前面,虽然比聂明玦矮了一块,却似乎很是飘飘然,挥手道:“所有清河聂氏修士!现在开始,从左到右!挨个缴刀!”  

    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之声。有聂家人抗议道:“为什么偏要我家缴武器?”温晁道:“刚才是谁说话?!自己站出来!”  

    刚才出声那人,顿时不敢说话了。大家重新安静下来,温晁这才满意,“是我父亲说,围猎是比赛,比赛便要公平,既是要公平,那大家武器就要限定一二,聂家用刀旁人用剑,这不是不公平吗?”

    本来一直懒得看他的聂明玦突然直视着他,目光炯炯:“敢问温公子,我家刀不是用灵力吗?清河聂氏猎凶兽难道不是一头一头猎?都是灵修,用灵力猎凶兽!有何不公?”

       温晁歪了歪头:“便是你家的刀好,占了便宜。”

      聂明玦忽而冷笑几声,道:“仙剑都有灵,便不许我家人拿口好刀?难道我有好刀不拿,用破铜烂铁才算公平?”他深吸一口气,似在极力忍耐,“再说,刀是让我家人占多大便宜?是我在山上拍一拍刀猎物就都去了清河聂氏?”

      温晁默默和他拉远距离,怕这个杀猪的一急眼一刀下来给自己来个身首异处,心中叫苦不迭,心道父亲要刁难你我有什么法子,自己本不是来讲理的,也没理好讲,父亲突然打定注意难为聂明玦,谁都没办法。他咳嗽几声,“…既然聂大公子这么说,那同理,修为高深,用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岐山温氏呢,也不是不讲理,给你家准备了剑,”他拍拍手,一个温家修士托着十几把长剑走上前。

        温家子弟捧出的剑,都是寒光凛凛,剑气逼人,莫说剑身剑柄,就是剑穗,也是少见的天蚕丝绞成。坠下的玉石,一溜儿的羊脂白玉,羊脂玉本不易得,这十几把剑就是十几块白玉,百家议论纷纷,不得不承认岐山温氏真的是“与日争辉,与日同寿”的存在,有的人窃窃私语,温家一下送出这么多一等的神兵利器,下这种血本。是聂家之前替温家做过事,还是温家有意拉拢聂家?也有人暗自沉吟,清河聂家世代沿习刀法。这批神兵虽然个个是一品灵器,但是刀剑之道,必是有所不同。众目睽睽之下,这是拉拢,还是下马威?聂家修士却皆是心头火气,便是一品灵器,也需认主,也要磨合,长期使刀之人突然拿着剑上场,只怕别说第一,猎不猎的到凶兽,都不好说了。再说自古有剑穂的剑多为儒生学子所佩,温若寒公然送聂氏文剑用于围猎,其心可诛。待要发作,只是如今岐山温氏如日中天,各家都如履薄冰,不敢稍有反抗,生怕一惹他不满,就会被扣上什么罪名累及全族,只得忍气吞声。

       聂明玦眼中似要喷出火来,知道与他争辩说不出什么,转身欲往宴席的方向走去,却被温晁挡住了。“你做什么去?我告诉你,你爹早就知道了,就凭你?怎么着?还想和我父亲打一架?”他突然放低声音,用只有他和聂明玦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还是想和我哥哥一起,和我父亲打一架?”

       听提到他哥哥,聂明玦脸色一变,停住脚步,又仔细想了想如今局势,最后咬了咬嘴唇:“也罢!你们是成心刁难我们家!我于你讲又有何用?劳你转告令尊,怕是要叫他失望了,聂某今日就是赤手空拳,也没凶兽伤的了我。”说罢把刀重重往温家修士手中一放,也不接剑,只持了自己的弓,大踏步入场。

       温晁讨了个没趣,自己转身去安排温家的修士入场,那句话自然没回,怕又生事端,温旭夹在中间不好做。

       那个夹在中间的男子事先并不知道这件事,缴刀是在盛宴上父亲突然宣布的,当时聂宗主据理力争,金宗主折扇轻摇笑而不语,江宗主抬头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蓝宗主…常年闭关,这次清谈会还是他弟弟蓝启仁出面,往日满口经史子集的老先生,如今有了展现君子之风的好机会,却是一句公道话也没说。温旭本来想开口,但是父亲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居然在和聂宗主争辩的同时抽出工夫瞪了他一眼,他被吓了一跳,望着自己刚穿上的炎阳烈焰袍,上面的太阳图案是金丝穿着珍珠绣成,非宗主之尊不可用,他心中一凛,只得将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父亲的下首坐着个生面孔,是个长相甜美的女子,今年才过文试,据说是父亲表了又表的远方表兄的儿子,仗着小时候和父亲玩的不错就把孩子硬塞进不夜天城,温旭也不知道管这种八辈子不来往的亲戚叫什么,是叫表姐还是表妹。

      这位表姐刚来不夜天城,身上的袍子便和自己那颇受宠爱的幼弟平级了,住在一所贵丽的大宅子里。她还有个弟弟,虽然没什么用处并不出彩,但父亲念及是故人之子,半给不给也让他当了个小头目,管着手下一堆人。

      别看这位表姐刚来,事没怎么做,盛宴却是参加了好几场,坐在父亲身边,可着面前的那盘肘子大快朵颐,可能是温家的饭实在太香了,刚刚见父亲把袍子披在自己身上,别人纷纷起身祝贺,她也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继续埋头大吃。

    温旭就这么东想西想,不知道怎么挨到盛宴结束的。

    

     温若寒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已经换了寝衣歪在床上看书,他一听敲门声便知道是谁,懒洋洋的说了声进来。

     温旭手里拿着早上父亲亲手给他披上的那件炎阳烈焰袍,小心翼翼的走进来,搬了凳子坐在父亲身边,几次张口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是叹了口气,语气近乎哄劝:“呐,您又惹事。”温若寒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冷哼几声:“我不惹这个事,你是不是也不肯来找我。”温旭笑道:“自然是,您看,您给我这件衣服一洗就掉色,现在染成了这样……”

       温若寒吃了一惊,朝儿子手上看过去,果然白底红纹的衣服染成一片,看不清太阳纹,他猛然想起自己当年之所以把这件衣服压箱底,就是为着它掉色。自觉理亏,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冷笑数声,道:“那你不穿不就好了”你就为这事来的?

       只听温旭又轻轻叹了口气,“让我猜猜,父亲今日这般,其实是生聂明玦的气了。”

       温若寒在旁边纠正:“是生你俩的。”

       “呀,是这样呀,那左右您瞧不见他,不如打我两下出气?”

       “我打自己儿子干什么?”

       温旭将父亲身上的锦被一直盖到他脖子底下,用两只手拄着下巴,“那您说,我怎么让您开心起来呢?”温若寒学着他的样子,也拄着下巴,道:“你去找过聂明玦了吗?”温旭恨不得赌身发誓:“自然没有!他哪有您好?肯定第一个来哄您的。”烛火之下,温旭一张脸上白的几乎透明一般,他眉目生的好看,酷似亡母,温若寒突然有些恍惚,想起好久一起,也是这样一张脸笑盈盈的脉脉含情,不免生出几分物是人非的感慨,愣愣的望了儿子半晌,最后裹了被子翻身向里:“我很累要休息了。”温旭站起身来,恭敬一礼“那孩儿告退。”替父亲吹熄了烛火,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然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到清河聂氏修士住的别院。

       他去的晚了,聂明玦已经换了睡衣,刚沐浴完,头发上犹带着水珠,正往手腕上擦着跌打损伤的药酒,听到声音,抬头一看,见是他,也不似往常那般高兴,冷哼一声,扭过头继续往手上抹药。

       温旭知道又有个祖宗要哄,上去接他的药酒:“伤着了?”

      聂明玦把手往回一缩,让温旭拿了个空,“你去试试空手套白狼?”

       温旭对付他就轻松的多了,伸出手臂圈住他,和他脸颊相贴:“我刚刚教育过我父亲了,义正言辞的表示他这样很过分!非常过分!太欺负人了。”

        聂明玦掰了两下没掰开,就任由他抱着了,“我才不信…”

        抱着他的那个人轻轻一笑,亲吻他脸颊:“不错嘛小子,够聪明的呀。"

        聂明玦赌气的把头往旁边一扭,瓮声瓮气的:“我不许你亲我。”温旭顺势轻轻含住他耳垂,说话便有些含糊不清,“这么凶呀?””你知不知道你爹今天有多过分,你知不知道他怎么说我家的刀,你别光点头你说句公道话呀…”

       温旭一边蹭来蹭去的占他便宜,一边回答:“那你让我怎么办?我向你保证,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能撸起袖子把我爹从床上薅起来和他打一架!”

        聂明玦被他逗笑,“去吧。”身体却很诚实的把他捞到怀里:“少油嘴滑舌的。像你打得过一样”

       温旭特别喜欢被他抱着,两只手圈住他脖子,整个人往里缩了缩,再缩一缩,“你知道我父亲这个人嘛,就是小心眼,没气量…这个确实呢,是比较狭隘,我和你说,他绝对不如你…………”他这样大义灭亲,聂明玦倒也不好说什么了,只见怀里的温旭眯着眼睛,像一只翻着肚皮晒太阳的大猫,不由在心里感慨:美色误人,古人诚不欺我。不过在别人家地盘,又不好把这只大猫吃干抹净,只得静静的抱了猫一会,恋恋不舍的松开:“回去睡吧,明天早起呢。”

    

     

      

     

      

       聂大:我看你就是在为难我胖虎(҂⌣̀_⌣́)

        旭哥:别理他,我爸是生你气了(*´・з・`*)啾♪

      温总:是生你俩的!₍₍ (̨̡ ‾᷄ᗣ‾᷅ )̧̢ ₎₎

      

        PS:娃娃第一次更文到深夜 ,却怎么也发布不出去

    

  

@薜荔  @画船听雨  @温冰银(开学半退)  @只有牛羊才会成群结队

有人体会过熬夜码文却死活发不出去的绝望吗🙃


对于只会拉黑的傻逼我只能说:带着宁存在于梦里的脑子自己玩泥巴去吧

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

鉴于水溶c和它舔狗颠倒黑白的能力过于强大,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会以为我翻墙了,所以我在这澄清一下。

事情的开端呢,是我码了一篇说江澄缺点的文,打了怼江澄tag,本来我不习惯在文里爆粗口,再加上我粉丝里很多喜欢江澄的,所以我那篇文的语气温和,有部分澄粉和理智澄黑在评论下表示了赞同。

然后就是水溶c来了!它来了!它带着它的三条狗来了!在我文下评论里各种强调说这文不是怼,是在洗白(原来说江澄仗势欺人是在洗白),怼的不够,江澄缺点没写全(我第一次听说原来一篇怼文要写全所有缺点?)

然后呢,这货写文说我是披皮黑,我就在我文下评论里表示:你挂我你倒是@一下呀,你倒是让我知道呀,不@可是弟弟行为。

然后,大戏开始!它又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条狗,把我挂了并且@我,这条狗先在我评论里莫名其妙的出现过,并且扯出一个雨蝶太太???我看不懂它啥意思我当然不知道咋回复呀。

然后它俩就在挂我的帖子下面撕我喽,一口一个江澄毒唯有预谋的洗白江澄,咱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脑子,有的话脑子里为什么那么多戏咱也不敢问呐。

这事过去挺长时间了。

结果,今年中秋,疯狗又出现了,一条两条三条我都没见过的狗突然开始骂我并且@我(具体看我主页)还有一条狗居然乱叫说我骚扰水溶cc???

鉴于疯狗这样乱叫我就挂出去了,然后那个啊啊啊就出来了,先说我tag打的不对,我解释了,那只疯狗的定位是在三个角色坟前怎样怎样,我打了这三个角色tag避雷没问题吧?至于反mdtag,它一个mdf它管反mdtag打的不对?而且除了它,也没一个人和我说tag打的不对。PS:它自己说自己刚玩老福特@都不会,这么个人来bb说我tag打的不对。

然后它开始bb我是江澄毒唯了(估计这才是重点吧),具体操作可以看我挂它的帖子,当你已经明确说明不是澄毒,它依旧朝你乱叫:不!你是!

后来它挂了我,理由是我点赞了它在我文下的一条评论,大家都知道老福特手滑很容易点上心,但是!这货的语气说的好像不是它来我这挑事,好像是我翻墙一样?还在下面阴阳怪气的说想不想看江澄毒唯翻墙石锤?营造出一股我是澄毒翻墙的既视感。

这就是事情原本的经过,至于水溶cc和它养的狗怎么想,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想问。

为什么江莲藕配不上金子轩?
PS:更何况这货自私的一b,一点谈不到善良,只能说是窝囊废

水溶cc和它的舔狗
自己来我文下乱叫反咬一口说我骚扰它真是好骚呢

捕捉一个翻墙傻逼,它大概是个江澄真爱粉,所谓真爱就是,当你已经无数次正面回答你不喜欢江澄,它们依旧如大树般稳稳站住,说:“不,你喜欢。”

真没办法,中秋节,精神病院放假了
既然说我是舔狗,我就打这三个人tag了,占tag歉

人间迷惑行为,自己犯贱@我说不想理我?自己打自己脸可还行?